中國大陸,T市 。

市政廳三樓,市長辦公室。

 

傍晚的緋色霞光透過偌大的玻璃窗映在寬敞明亮的辦公室內,一室的靜謐,只有偶爾發出的卷宗翻頁的聲音。

 

  叩叩——”門忽然被敲響。

  市長,將軍派來的司機在樓下,等著送市長去醫院換藥。」市長室高特助恭敬地說

 

張經綸站起身來,點點頭。

 

不到1分鐘,張經綸已經坐在駛向第一中心醫院的車子裡。

 

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看了來電號碼,張經綸跟司機說「開快!

 

著軍裝的司機一聽,車子如離弦的箭般向前駛去。

 

張經綸這才接起電話

「張先生,他們的人已經跟到灣區了。」傳來一個恭敬的男子聲音

「加派2個頂尖的人手。」張經綸冷冷地說

「是。男子恭謹的回答:張先生放心,小姐的行程動線非常單純,連用餐也在旅館裡,那些人很難混近身。」

 

霎那間,張經綸薄唇輕抿,深隧的眼眸閃動著不忍,低沈地說:24小時全力保護,分秒不能鬆懈。」

"是,馬上處理加派人手。」對方恭謹地回答

張經綸淡應了一聲,掛斷了電話。

看著暗下去的手機屏幕,張經綸突然伸指撥打電話,卻是手指微微一滯還沒撥完號碼就停下,似乎疲累到無法支撐地閉上眼睛,把身體完全陷入後座椅背中。

本來就開的很快的司機從照後鏡瞥到自家黃少臉色蒼白,暗想大概是肩膀槍傷疼痛發作,連忙改抄近路急駛向醫院。

後面跟隨暗中保護的2輛車也趕快隨著穿越小巷弄,一路雞飛狗跳的終於市長大人安全抵達醫院。

畢竟身分特殊,張經綸一進入醫院就使用醫護人員專用電梯到診療室,主治醫師已經等在一旁,換藥結束後,面容嚴肅的主治醫師對著市長大人說:

「遠距離的槍傷造成的灰色環已經消退,剛剛脊髓神經功能檢察一切功能正常。下週應該會開始評估拆線日期。」

 

張經綸看著醫師,清俊的臉忽然散發出一抹淺笑:有話直說,不必顧慮。」

 

 主治醫師這才說:市長的血壓210,市長這次意外受傷後復原速度超乎預期,但是現代醫學的研究都證實,安穩的情緒有助傷口復癒。建議市長這陣子保持心情平靜。」

 

 張經綸說了聲謝謝,站起身來,點點頭。腳下不停快步走出診療室。

 等在醫院大門口的蘇秘書看見市長走出來,忙快步迎上去,將手中的檔案袋遞了過去︰市長,這是您要的開發案資料。相關的評審委員會議都已經把電子檔傳送到市長的郵件信箱裡了。」

 

沒有停下腳步的張經綸接過厚厚的資料袋,坐進等在門口的車子後座,淡淡地對著司機說: 回天籟苑。」  

天籟苑是張經綸在T市的住處。

 

一進入門廊大廳,一個瘦高的身影從牆邊訪客的沙發站起來,張經綸停下疾如風的腳步,墨色的眸底劃過一絲驚詫。

 

   

 「舅舅。」這位訪客笑著叫了聲

 

進門後,顧立軒先把手上抱著的紅棗雞湯放到廚房。轉身出來才說前2天才知道上次週日搭機離開後不到3小時舅舅竟然受了槍傷,昏迷了好幾個小時才脫離險境,擔心的不得了。他知道舅舅身分特殊這種事也不能在電話裡問不停或是到處打探消息,所以就趁這次他們公司在S市的古物拍賣會,結束後特地跟公司請假飛來T市探望舅舅。

 

 

還以為舅舅是在外公外婆家休養呢,一到才知道那舅舅脫離險境後第二天下午就去市政廳了。根本沒有回去老宅,所以就到天籟苑等舅舅下班回家再探視。

外婆知道我要來,拿了剛燉好的紅棗雞湯要我帶過來給舅舅。

 

「外婆還說要我看著舅舅喝完。」外甥顧立軒BlaBla地說

 

張經綸抖抖眼角:

「我不喝!

 一邊走向往2樓書房。

"?"

顧立軒還沒聽過舅舅這種略帶淘氣的語氣

 "阿什麼阿!--!

張經綸先上樓把手上厚厚的兩大袋公文封丟到桌上,一邊轉身下樓一邊說

 果然!!」顧立軒說"

 

 坐進沙發的張經綸抬抬眉毛表示疑問

 

「外婆說你不喝中藥,每次特地拿去醫院和市政廳的舅舅都原封不動地退回。可是這太外公就說以前手呀腳的也不知道中了多少子彈了,都是靠喝這些湯湯水水的,到現在89歲了還不是好好的。要舅舅非喝不可。還說怎麼有大男人還怕苦這還真叫做稀奇!

外婆只好拜託我了,說可能阿舅因為我的央求喝幾口?還有........

顧立軒繼續說不停

 

張經綸雙手環抱胸前坐在沙發裡,低頭嘆笑:

「還有什麼?

 太外公一直對著外婆大吼說把舅舅寵壞慣壞,所以才這麼任性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受傷了還是不肯喝幾口中藥調養身體。誰知外婆卻說"他沒媳婦,沒人餵,這也難怪。",奇怪的是太外公一聽就沒再罵了。」顧立軒說

 

聽到"沒媳婦  沒人餵",張經綸身體一僵,思緒一下子被拉到多年前一個冷列的冬日......

病中的未婚妻看著冒著熱氣的粥發呆,他忍不住走過去輕撫她的頭髮.....笑著問"要我餵你?".......  

那畫面如輕煙飄到眼前.......

 

 顧立軒看著市長舅舅嘴角上揚眼睛充滿笑意,心想

「果然,舅舅吃中藥要餵才肯。卻又不禁心裡嘀咕要我有未來舅媽的手機號碼,立馬請她過來餵舅舅。」

 晚餐想吃什麼?。」

突然聽到張經綸問

 

顧立軒這才注意到難怪舅舅進門後沒有脫外套,原來是要帶他去吃晚餐。趕快說:

「舅舅,我們在家裡隨便下點水餃還是方便麵吃好不好?我沒有很餓。」

 

知道外甥是體諒他,而自己也因為肩傷案正在調查中實在不方便外出用餐,張經綸點點頭脫下寬鬆的外套,轉身進入廚房。

 

不到10分鐘簡單的水餃蛋花蕃茄湯就上桌了,吃飯時顧立軒繼續說個不停,說到這次古物拍賣會,最讓他意外的就是有架快200年前的鋼琴,一下子就被高於底標許多的一位神祕買家標走了。

 

「鋼琴?

張經綸似乎感興趣

 

年輕的顧立軒不大擅長用筷子夾水餃,乾脆用湯匙盛水餃,一口一個吃的非常帶勁,他邊吞下滿口的水餃,邊說:很特殊喔,材質是一種類似碧玉的石頭可這玉的紋路好像孔雀開屏,所以這台骨董琴就稱做孔雀石鋼琴。230萬美金賣出。這次我總算大開眼界了,因為我在拍賣公司負責的項目是古董珠寶,沒接觸過這古董鋼琴的拍賣,以前總是以為古董樂器就是小提琴才值得收藏。想不到古董鋼琴這麼值錢,200多萬美金噎!

 

「哪家鋼琴廠牌?

張經綸問

 美國的史坦威,這也是讓我意外,本來還以為歐洲的鋼琴廠才會有買家投資呢。」顧立軒接連喝好幾口湯後接著說:

「這位神祕買家得標後指定運送地點在韓國,猜想這神祕買家是韓國大富豪呢。」

 

張經綸不置可否地,起身泡茶,看著舅舅優雅頎長的背影,顧立軒感覺今晚舅舅似乎有心事,除了比平常更加的沈默寡言外,眼神顯的非常的深邃。

而且這麼好吃的水餃和湯,舅舅也沒吃幾口,看來是疲累的失去胃口。

不禁心理難受。舅舅這次受了槍傷,也沒能安穩休息就又要天天從早忙到晚地處理市政業務。 

這樣耗盡心力,真的應該要喝中藥進補了。

 

轉頭看看晾在一旁大保溫杯裡的補湯,外婆一直說紅棗對補血有特殊功效。

仗著舅舅自小對自己的寵溺,鼓起勇氣:

 「那要是未來舅媽餵你,舅舅會喝這中藥嗎?

 

坐回餐桌邊的張經綸手停在杯壁邊緣頓了頓,才淺淺的喝了一口,唇畔浮出一抹別有意味的笑痕:"向來都是我餵她。」

 

顧立軒目瞪口呆~

 

張經綸好似沒看見顧立軒張開到可以放進一個雞蛋的嘴,慢理條斯地喝茶。  

 

顧立軒僵僵地看著舅舅,不要說從來沒見過,根本沒聽過舅舅竟然會餵女孩吃東西!

那是~那肯定是~

愛,很愛。

 

那為什麼當年沒有把那位瘦巴巴的女孩娶回家?難道是人家看不上自己卓越俊逸的市長舅舅?

這瘦巴巴的女子到底是何方神聖呀?

什麼家世?

什麼學歷?

什麼才幹?

竟然會高傲到看不上自己人見人愛的舅舅!

 

 這時刻張經綸喝完茶,站起身來走向2樓書房

 

 顧立軒把水餃全部吃完後,感覺很撐休息了一下才起身清洗碗筷。 

邊刷鍋邊想:可惜不是古時候....不然仗著黃家是豪門巨富,砸下大筆金銀財寶當聘金,把那位瘦巴巴的明媒正娶進門當少夫人,慢慢培養感情嘛,最後一定很恩愛的。那舅舅不會像現在每天回到家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現在怎麼辦?奇怪,為什麼明知舅舅癡癡情深,我那神通廣大鬼計多端的老媽卻也總是搖頭嘆息?”

 顧立軒整個腦袋都充滿了疑問,洗好碗筷回到客廳,站在大落地窗前看著皎潔的月亮發呆心想舅舅槍傷未瘉就日以繼夜地忙於市政業務,不忍心現在問他這段癡癡情深的緣起緣滅......

這次不問,過兩天又要回去香港上班了。

這樣滿腦子疑問真的好難受。還有誰可以幫自己呢?誰可以幫忙解救自己崇拜的舅舅不要真情只換了孤獨一生呢?

舅舅從美國回來都幾年了,

會不會那位瘦巴巴已經結婚了?天呀!!

 

若還沒結婚只是失去聯絡,肯定有希望讓她愛上自己卓越不群的市長舅舅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fee 的頭像
tofee

太妃糖

tof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